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政协文史馆 > 文史研究

那年那物那时那事 —“老郑州”们的童年记忆(七)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政协文史馆      发布时间:2019-12-09  

文/郭桂兰



小街伊河路是郑州变化的缩影   

伊河路,两车道宽;西起二砂(白鸽集团)门口,东至新华北街,长不过3000米,是郑州市西郊的一条小街。

伊河路虽街短路窄,但在郑州市乃至河南省都知名。因为自这条街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铺设到七十年代全路完工,道路两侧荟萃了全郑州市乃至全省、国家级顶尖的企业、学校、机关,是新中国成立前后郑州沧桑巨变的一个缩影。

新中国成立初期,郑州西郊都是菜地或农田,沟沟壑壑,故老郑州说起西郊俗称之为“西乡”。“西乡”到市里只有一条大道,即开封通往洛阳之官大路(因年代久远人走车轧,变成了一条大沟,沟底的路废弃,改走沟上边)即现在的建设路,其余都是乡间小道。

1954年,国家在郑州西郊投资1·5亿元(几乎相当于5个国棉厂的总投资)建设全国最大砂轮厂,也是全世界第二大砂轮厂(现白鸽集团)。二砂开始建设时,为了运输材料的方便,修建了伊河路西段(伏牛路—华山路段)。1956年二砂建成投产后,每天早上上班工人的自行车流占满整条街道,那壮丽的场面激发了当时一位摄影家的灵感,他就此拍了一张照片,起名就叫《川流不息》。

随着一个个五年计划的实施,西郊工厂一个个建起(仅1958年一年就建了22个厂,成为郑州工业建设史的一个奇迹),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为郑州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伊河路也在这大建设中一段段修通,一座座工厂、机关、学校在路两旁建成:郑州粮食学院,是闻名全国粮食加工储藏系统的高校;郑州一中,是闻名全省的高中;郑州十九中、伊河路小学,是闻名郑州市的中学、小学;河南省图书馆、河南省电业局、郑州市机械设计院,安营扎寨在这条街的东端……

一条小街有如此多的名流,在郑州市乃至全省不可多见。

街两旁的建筑,各具时代特征。

二砂的办公、家属宿舍是欧式建筑,青砖红瓦,楼顶有矮矮的方形烟囱;厂区大门内的玫瑰大道,花开时节,香飘数里;这是五十年代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的结果。郑州一中、嵩山饭店,中西合璧,一看就知道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建的。河南省图书馆、河南省电业局的高层建筑,是改革开放后的“硕果”……

这些建筑,就像凝固的音符,演绎着郑州各个发展阶段不同的旋律;又像一幅画卷,描绘着城市发展各个时期的映像。

一条小街  是郑州变化的缩影。


当年去开封有多慢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女儿在开封人民医院实习。于是,每周末到开封看女儿成了我的必修课。

那时,郑开大道尚未修建,到开封的公交车有两条线路,一条是走开洛高速,一条是走老郑汴路;走高速的车票贵,走老郑汴路的车票便宜,但这车走的慢。因为是工薪阶层,又想每周都去看看孩子,自然就选择了车票便宜的车坐。

那时,家住郑州西郊,去开封时,需一大早坐公交车赶到长途汽车站;到车站买买票,等等车,就到了8点多钟,开车时正赶上运行高峰。当车慢慢挪到到郑汴路与老107国道(现中州大道)大转盘时,堵车堵得一塌糊涂:货车排成了长龙,客车挤成了一团,农用车、三轮车见缝就钻;骑自行车的骑着走不成,下来不甘心,骑两圈再跨着走两步,其窘态不可名状……好不容易过了这个十字路口,一路又需穿乡过村,还得走走停停。若遇上沿线某个村子有庙会或集,那个耽搁又是一出戏:沿公路两旁,摆满各种摊位,赶会(集)的老乡任凭司机按喇叭,依旧我行我素进行买卖;卖小吃的乘机对车内的乘客兜售,有的甚至趁乘客上下车的机会,夺门而入,在车上卖起了东西;急着赶路的乘客催促司机快开车,司机苦笑着说,有本事你开一个叫我看看……这样,每次从郑州到开封需3个小时左右。

郑开大道修通后,我和孩子们多次到乘城际公交车到开封游玩。道路坦荡车速快,沿途再也没有了堵得让人心慌的车队,没了杂乱无序的庙会集市,公交车无障碍运行,车厢里飘荡着舒缓的音乐和乘客的欢声笑语。到了开封,可以漫步御街,回味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里描绘的当年大宋汴京的“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的“汴京胜景”。逛累了,去品小吃。在夜市广场,一边听着喇叭里播放的豫剧选段,一边搜寻黄焖鱼、灌汤包子、鸡血汤、杏仁茶等夜市名品;各样买一份,全家人分着尝,三尝两不尝,肚子就饱了。饭后,从从容容去坐返郑的夜班车,12点前准能到家,睡一觉,不耽误第二天上班。


当年蜗居西郊的日子

看了电视剧《蜗居》,我不由得想起几十年前我们那个时代在郑州西郊的“蜗居”。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国家决定把纺织业建设的重点放在内地原料产区,郑州成为全国重点发展的六大纺织工业基地之一。于是,在郑州西郊昔日荒草遍野、沟壑纵横的乱坟岗、农田、菜地上,短短五六年时间,相继建成了国棉六厂、一厂、三厂、四厂、五厂五大棉纺织厂。为与之配套,又先后建设了郑州印染厂、郑州纺织配件厂、河南纺织机械厂等,构成了郑州纺织城的基本框架。

在构建纺织城的同时,郑州市西郊的华山路上,同样一派繁忙景象。从南到北,部属企业郑州电缆厂(现郑州电缆集团)、第二砂轮厂(现白鸽集团)、郑州煤矿机械厂等相继建成,构成了一条能源机械设备制造、磨料磨具生产的产业链条。

郑州西郊在短短的几年里,数十万管理人员、技术骨干、生产工人集聚,人口急剧膨胀。到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各个工厂的青年工人都到了谈论嫁的年龄,住房问题成了各厂领导为之头疼的一件大事。

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什么招数都使出来了。纺织厂女工多,三班倒,单职工的孩子妈妈就住到了“妈妈楼”——就是几个带孩子的年轻女职工的集体宿舍。

有一年,一个在部队当连长的朋友到郑州探亲,其爱人在国棉五厂上班,带着孩子住在“妈妈楼”里。我去看他时,只见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从后窗到两厢呈“品”字形摆了三张吊着蚊帐的双人床,三户人家就是这样同居一室!其生活的不便与尴尬可想而知。

郑州电缆厂生活区东边,有五六排小平房。电缆厂后勤处将每间平房一隔为二,每户9平方米,分给已婚青年职工,这里就成了已婚青年职工的“幸福港湾”。9平方米的斗室,放一张大床,床头一侧强塞进一个三斗桌,床尾放一柜子,屋里转身都勉强;孩子、大人在室内的活动空间就是那张大床,孩子好动,在床上蹦来蹦去,经常发生床板被蹦折的现象。为了拓展空间,每家都在门口用乱七八糟的木棍和毛毡搭一个小厨房做饭。到了做饭时间,谁家做了啥饭,炒的啥菜,满院皆知。

有一户青年双职工,育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生性好动,一日,她妈妈从热水瓶中倒了一碗开水放在桌子上,小姑娘手舞足蹈时,手碰到了碗口,一碗开水一下子扣在了脸上。小姑娘的爸爸疯了似的跑到传达室给厂办打电话,厂里飞速派出一辆大卡车把孩子送往医院,幸亏抢救及时,没有大碍。

我们那代人在这样的“蜗居”中生活、养育子女,用我们的劳动为共和国做着贡献,也一步步随着祖国的强大而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多少年过去了,那个时代的“蜗居”处早已变成了高楼大厦,但经历了那段历史的人们,都会把它铭记在心。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郑州市委员会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0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