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茨山文化与中华文明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03-18  

 

 ———专家学者对具茨山文化的内涵解读

三月三,拜轩辕。

黄帝轩辕氏,《史记》将其列为“五帝之首”。他生于姬水,居轩辕之丘,都于有熊(今河南省新郑市)。黄帝修德振兵,一统天下,奠定了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根基,被后世尊奉为“文明始祖”、“人文初祖”。黄帝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缔造者和奠基人,成为中国文化统一性、包容性、连续性的第一块基石,是中华民族高度认同的文化标识和精神象征。黄帝文化也成为最具代表性与影响力的“本根、源头、母体”之“始祖文化”。

从历史记载和民间传说来看,具茨山是黄帝及其臣属活动的中心区域。具茨山,又名大隗山,因黄帝之师大隗居此而得名,位于河南省新郑市西南15公里处,面积12平方公里。《史记》载:黄帝登具茨,访大隗,命驾于襄之野,七圣皆迷,无所问途。5000年前,轩辕黄帝曾在这里结公拜将、屯兵驯兽,并从这里走向中原,统一各部、协和万邦,肇造中华文明,缔造中国雏形。

 

具茨山岩画   

具茨山古迹众多,至今这里还保存有黄帝活动遗址20余处。近年来,有关部门组织了大规模的考古调查与研究,到目前为止,已发现岩刻岩画达3000多处,这是迄今为止中原地区首次发现的岩画类遗迹,填补了中原地区岩画的空白。 

针对具茨山岩画本身及其形态差异,其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岩画数量众多;二是岩画分布面积广;三是岩画的类型丰富多样;四是岩画的刻画具有一定的规律性;五是岩画年代久远。这里为人文始祖黄帝活动之区,因而具茨山岩画中的很大一部分应与黄帝事迹有关。尤其对于黄帝故里的确证、史前中原文化的研究、上古人类社会的活动,提供了新的实物依据。

李学勤: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清华大学教授

具茨山文化的发现和确认应该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发现。第一,这个发现关系到了中国远古文明的萌芽、起源的探索,在这个问题上给我们带来新的触发。第二,作为中原地区在中国文明起源过程中所处的特殊地位给我们带来的新的发现。中原地区自古以来被称为是中华文明的摇篮,这个地区究竟在中国文明的起源方面起着怎么样的作用?居于怎么样的位置?具茨山文化的发现在这些问题上给我们带来了新的线索。第三,特别是位居中原地区中心的郑州地区,它的历史考古研究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看法。

文字是文明最根本的一个基础。岩画在一定意义上就跟文字的起源有关。对这些,我们将来还会有更多的研究,这些研究一定会使我们进一步看到岩画即使不是直接成为文字,至少和文字一样同是我们先人的智慧和能力的具体表现。

黄帝的古史传说一个最根本的特点就是他的文明,黄帝肇造天下,他做车,他称为轩辕氏,轩辕这两个字就跟车有直接的关系,我们说中国古代文明的许多因素,甚至后来制度的很多因素,从传说上来看都可以追溯到黄帝。所以黄帝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历史时期,而是代表了中华文明的萌芽形成时期。大家都说中国有5000年文明史,这是从《史记》上推出来的。过去曾经有一个时期,认为炎黄这类的传说是神话,是不需要作为历史来考虑的,有些学者就是这么主张。因此他们认为,夏代以前的历史就没法研究,文献上的传说就不值得考证,所以黄帝文化的研究一直继承了我们前辈学者这样的历史学说。具茨山岩画的发现,我认为是对黄帝文化和中国远古传统文化认识的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也确切地相信,通过具茨山岩画我们会有更多、更丰富的发现。

李伯谦: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古代文明研究中心主任

中华文明经历了一个从幼稚到成熟,从简单到繁复,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具茨山岩画,很可能是中华民族幼年或少年时期所创造的智慧作品,是中华先民精神世界的写照。它是古代部族在人口达到一定数量、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产物。

西山遗址是中原地区发现最早的有城的大型聚落,时间大概是距今约5300年至4500年范围内。这样一个社会状况和文献记述的黄帝时代是基本契合的,因此怎么估计黄帝时代的社会发展状况、发展程度、文明程度,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从这些变化来看,我认为传说中的黄帝时代,正是从原始平等的社会向阶级国家社会转型的重要时期。

我们回头看五千年发展过程当中,黄帝时代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时代。因此,司马迁在他的《五帝本纪》当中把黄帝作为第一位来讲,完全是有根据的,是有道理的,是顺应民心的。后来历朝历代都要祭祀黄帝,这不是没有原因的。把黄帝作为人文初祖、人文始祖是完全应该的。所以我想,现在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进行祭祀黄帝的活动是无可厚非的,也是广大老百姓心目当中寄托的一种崇敬心理。

黄帝是中华民族人文始祖,“黄帝文化”是中华文明重要源头文化。地处中原腹心地域的具茨山,素与传说时代的炎黄二帝有着时空两方面的密切联系,与中华民族的起源和早期历史密不可分,具茨山岩画不仅为探索中原史前文化提供了新的考古学资料,也为深入研究“黄帝文化”和华夏民族的形成、远古文明的起源与发展提供了实物依据。

陈兆复: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岩画委员会执行委员,中国岩画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中国岩画学会终身名誉会长

20世纪中国岩画的再发现中,岩画大都发现在边疆地区,于是中国岩画就被有的人扣上所谓“边缘文化”与“落后文化”的帽子。而此次具茨山岩画的发现却在中原地区,而且是位居中原地区中心的新郑一带。中原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文明的摇篮,因此在这里发现岩画,对岩画在中国文明的起源方面起着怎样的作用?居于怎样的位置?将会给人们带来全新的认识。

具茨山岩画的最大的特点是各种符号和图形,特别是由凹穴组成的符号和图形。具茨山岩画数量巨大,先后进行过四次调查,共发现岩画约两千幅,图形近万个。在具茨山岩画中,符号和图形不仅数量特别巨大,而且有些排列和组合有着一定的规则,有其类型性和恒定性,这就为我们识辨它们提供了可能性,也为文字的诞生提供了可能性。

具茨山的岩画研究内涵丰富,除岩画外,还包括巨石、祭坛和石构建筑遗址,是目前可以确认的中原地区的比较完整的大规模的古代石构遗址群。所以对具茨山岩画的研究,应该和周边的其他古文化遗存联系起来,进行全面的系统研究,做好其他古文化遗存基础资料的考古调查、整理,开展多学科的综合研究,也是研究具茨山岩画的有利条件。

具茨山岩画的确认填补了以往中国中原地区岩画考古发现的空白,丰富了中原地区古文化的内涵,为研究包括传说的黄帝时代在内的中原上古时代文化,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和文化价值。也为本世纪中国岩画研究提出了一个不能回避的新课题。

刘五一:

河南省黄帝故里研究会副会长,具茨山岩画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岩画学会副秘书长

从历史记载和民间传说来看,具茨山是黄帝及其臣属活动的中心区域。在具茨山主峰风后顶上,分布有黄帝推策台、群臣盟誓台、鸳鸯台。传说是“黄帝获宝鼎,迎风推策,举风后、力牧、常先、太鸿以治民”的遗址。风后顶上的轩辕庙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风后岭为中心,附近还保留着南崖三宫、黄帝避暑洞、黄帝御花园、广成城、黄帝问道广成子处、黄帝访大隗真人处、黄帝女儿梳妆台、大鸿寨、常先口、黄帝饮马泉、嫘祖洞等众多黄帝文化的遗迹。具茨山岩画对于中国远古文明萌芽起源的探索,带来新的启发,为研究包括传说中的黄帝时代在内的中原古文化提供了新的证据。

中原地区凹穴岩画的发现不仅为探索中原史前文化提供了新的考古学资料,同时也为探索整个华夏文明,特别是探索中华民族精神文明体系的起源、形成以及发展,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物质材料。鉴于凹穴岩画全球性的分布特征,早日弄清具茨山岩画的奥秘,对于整个人类早期精神文明的探索,也同样具有积极意义。

2014年和2015年,世界岩画组织联合会执行主席罗伯特·贝德纳里克和印度岩画协会会长库玛尔教授对中原地区的具茨山型岩画进行断代。岩画断代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对于没有发现制作工具,以“减量法”成形存在的岩刻型岩画尤其是如此。中国特有的有确切纪年的摩崖石刻为利用“微腐蚀断代”提供了可能。两年来三次在中原地区多处的实地数据表明,已测定的岩画的年代时间数据是E4520+330y/-580y,即最远的可以到4850年。

岳建华 牛青山/整理

             

                                  (人民政协报2016-03-1315版)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郑州市委员会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3044号